新闻中心

孔蒂:现在的尤文应该稳居世界前四,很出色,但也没法再破我的纪录
发布时间:2019-08-12 13:51:54来源:超凡365-超凡365注册网站-超凡365娱乐官网点击:13

  记者张恺报道 本赛季的意大利足球,有三个人物充当新闻流量担当,先后长期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一是C罗,二是伊卡尔迪,三是孔蒂。

  前两人所为何事,不用多说,最意外和有趣的是孔蒂:从赛季初开始赋闲,欧洲足球的冷眼旁观者,主要工作是和阿布持续打官司索要工资和分手费,却屡屡在球迷熟悉的豪门换帅之中被提名,像个幽灵一样,不停在意大利西班牙英格兰上空盘旋。

  他到底要去哪儿呢?接受《米兰体育报》专访时,孔蒂给出了自己的“标准答案”。

  ◆《米兰体育报》:孔蒂先生,我们从哪开始,又如何开始?

  孔蒂:从我的父亲开始吧,这是他应得的,他在我心目中占据着独一无二的分量。他曾是我的家乡球队莱切尤文蒂纳的主席,其实不光是主席,什么都做,教练、仓库保管员、服务生,给球员洗球衣,擦鞋,准备咖啡和茶,无微不至的关怀。

  我对足球的第一记忆就是我的父亲。我很小的时候,他就拉着我去球场看比赛。我等待每个周日就像等待一次节日。我成长经历中两件事最重要,一是面包,生存用的,二是足球,生活用的。

  ◆那时球队的球衣颜色是什么样的?

  你看莱切尤文蒂纳这个名字就知道了,是黑白间条衫。我的命运在那时就已注定了?或许是吧,反正我们全家都是莱切和尤文图斯的球迷。

  您的父亲在足球之外,主要工作是什么呢?

  租赁汽车的老板。主要是出租校车,他有时也扮演司机把孩子们送往学校。

  ◆您的母亲做什么工作?

  在家里当裁缝,手艺很好,纯手工制作的衣服得到乡里乡亲的赞美。我们老家有人结婚都找她去定制婚纱,为此我还挨了她不少巴掌。因为我老是踢球,球脏手也脏,总是把她做的白色婚礼服给弄黑。

  ◆您儿时踢的足球是什么样的?

  放在今天,肯定被孩子们嗤之以鼻的那种老式足球,是用很粗糙的皮子手工缝合的。当时的线很粗,都能够清晰看到,也会影响皮球运行的轨迹,可在当时就不错了。使用一段时间后,这种皮球就只能作废,但我父亲专门收集这些球,用肥皂去打磨它们,争取让它们还能用。我父亲对待皮球就像对他的儿子们一样,倾注了感情。

  ◆您是从莱切俱乐部走上足球生涯的,讲讲吧。

  我在尤文蒂纳踢了很多年,然后莱切的高层问我父亲:可不可以让你的儿子过来试训一下?我父亲当时不太同意,因为在他眼中学习是第一位的,虽然他酷爱足球,但对我们的教育,是足球排在上课学习之后,他担心足球会分散我们的精力。

  我记得12岁那年他跟我义正言辞:‘安东尼奥,我要跟你说明白一件事。你可以踢球,但只要你的妈妈或者是学校的人对你有一丁点负面的评价,你的功课不行了,那你的足球之路就彻底终结。没得商量。’

  从那以后,我就兼顾踢球和上学,读书完全是为了满足家里人的要求。我不是学习的料,挺吃力的,但也从来没拿过哪一科的不及格。后来我还在福贾拿到了运动科学的本科文凭,论文得到了110分和教授们的好评,可见我学业方面也不是很糟糕。

  ◆您小的时候收集球星卡片吗?

  我不会管父母主动要钱去购买卡片,我的生活中已经什么都不缺了,没理由再对父母提出要求。我们的家庭也不是特别富裕。那个时候如果你足够优秀,俱乐部会赠送给你一些,或许第一部分你自己要花点钱,但然后就不用了。跟其他球队踢比赛,你如果赢了球也能赢到很多球星卡。现在回想起来,最痛心和遗憾的是有一些球星卡上面没有我。

  ◆是啊,再然后您自己就出现在球星卡上面了,您是主人。

  当你出现在那样的卡片上时,你才会感觉到:自己真正成为了一个球员,被认可了!当时踢球不是为了挣钱,就是为了那些卡片,为了自己的头像出现在卡片上,多光荣啊。

  我赚到的第一笔钱应该是在莱切青年队,那时赢一场比赛每个人能拿到3万里拉,平一场的话1.5万里拉,靠那些钱我买了一辆小型摩托车,还是二手的。后来和莱切签订第一份职业合同之后,我就换了一个铃木的摩托车,酷毙了。

  ◆转会尤文时是什么样的情景?

  最开始来观察我的是前教练维奇帕莱克和前尤文球员布里奥,11月份我收到两份报价,尤文的和罗马的,再接着就是博尼佩尔蒂直接给我们打来电话,跟我说:‘你得来尤文,把电话给你妈妈。’可我妈妈很内向,不愿跟陌生人谈这些事。博尼佩尔蒂就跟我说:‘放心吧,你来都灵,会发现另一个家庭。’

  ◆从莱切转会尤文,这样的跨越可不轻松吧?

  我是在1991年11月份去的都灵,可以说最初的体验真是灾难。记得前几天都住在宾馆里,等待着阿格里格拉博士来给我做体检,那时的都灵漫天大雾,好像能见度也只有一米吧。对我这种意大利南方人来说,每年的10月份还下海游泳,还沐浴着阳光沙滩,都灵的这种天气实在太难受了,要窒息。

  第一个赛季我很痛苦,主要来自对气候的不适应,当然其他的很多东西也都不适应。我对所有球员都用尊称您,不敢直呼你,因为那些球员可都是只能在球星卡上面才能目睹的偶像们,和巴乔、斯基拉奇、朱里奥·塞萨尔并肩训练,太激动了。对尤文的主席我称呼‘您们’,因为对南方人来说,您们这个词儿比您更高贵。

  ◆球员时代在尤文的成功就不回顾了,您后来也执教尤文,把一个连续两年排在第7名的球队改造成了三连冠霸主,为尤文现在的朝代奠基,这其中有什么特别的吗?

  有的,尤文是唯一一支和唯一一次我主动向球队请求执教的先例!其他的执教经历都是球队先联系我的。我当时跟主席阿涅利说:我在巴里做得不错,在锡耶纳也马上就拿到意乙联赛的冠军。

  记得当时我的一个同行西尔维奥·巴尔迪尼(前帕尔马教练)跟我讲:‘安东尼奥,你想执教尤文吗?那你得像瓜迪奥拉那样主动去找巴萨的主席,说你就想执教一线队,你得去找阿涅利谈啊。’我当时以为巴尔迪尼疯了,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,可鬼使神差地扎在了我的脑海里,最终也确实打动了我。

  我约见了阿涅利说:‘当今足球变化很快,主要是节奏取胜,要有高强度。我们可以立刻重返欧冠,但是得给球队灌输新的观念:也就是一种参与感和荣辱感,不能让球员觉得他在一个球队只是过客,要让他们意识到可以在这里取得巨大成功,可以书写球队和个人的历史。这样就成功了一半,这是我坚持的概念。’我跟阿涅利讲了很多很多,进到他的办公室前,我的上任几率是零,走出办公室时应该就超过50%了。

  (注:孔蒂说的是2011年上任的事,但是只挑了好的说,他在2009年夏天也曾和尤文主席布兰科和经理塞科会面为自己争取机会。孔蒂反对引进巴西人迭戈,反对踢单前腰阵型,陈述了自己424阵型的打法特点,这与当时尤文高层的意见向左,后来尤文留用了前一赛季的过渡教练费拉拉,很失败。)

  ◆然后你就梦想成真了,真地得到了提名。

  是的,尤文处于低谷正在革新。帕拉蒂奇帮了我大忙,我上任前想和所有球员沟通一番,我觉得那套阵容还不错,但帕拉蒂奇警告我说:‘球队还是有问题的,也就是你强调的参与感荣辱感是个大问题。有些球员没这种意识,不相信尤文立刻能赢球。’

  果然,我和球员聊天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的存在,所以我们清退了一些水平还不错的球员,引进了皮尔洛、比达尔、利希施泰纳、武齐尼奇和贾凯里尼。

  ◆这些球员的竞技斗志都是您所欣赏的,精神都很强大,还有皮尔洛的超凡才华。

  皮尔洛在米兰被推向边缘,他自己也怀着很强的复仇心态。他最为打动我的是训练中的职业性,我当时的训练强度非常大,训练量也大,因为我想立刻传递出一种信号:只有通过大量的牺牲,超过其他球队的付出和超强打磨,我们才有可能重返欧冠。

  皮尔洛作为一个32岁不算年轻的球员,当时队内荣誉最多的大牌球员,一句话也不说,埋头苦干,永远专注于训练,对我的要求从来都是执行到底。这让很多其他想发牢骚的,觉得训练完成不了的球员无话可说。皮尔洛无论哪个方面都是足坛的榜样。我现在依然坚持从前的观点,足球界没有什么完成不了的事,就看你想不想,你的内心想走到什么程度。

  ◆您对那支尤文的战术设计是怎么样的?

  我的初衷是打424阵型,开始也是这么使用的,双后腰是皮尔洛和马尔基西奥。后来这个配置遇到了瓶颈,然后我变成352,渐渐成为尤文的标签。我们赛季首战对帕尔马的中途,我换上比达尔,已经把阵型变成了433,我们获得4比1大胜。

  我并没有固执坚持424,这应该是一个教练的基本功,保持自己的弹性和头脑的敞开,不要被一种想法套牢。足球界确实有一些系统性的理论是颠扑不破的,但这些只是基础,教练在这之上还要有很多的想法。我现在听到很多人说,阵型都是表面数据不能当真,我觉得这话不对,每一个阵型背后都有一种独特的想法。

  指的是球员在其中传切配合的习惯性默契性,你用不一样的阵型,球员自己就能够感受到攻防重心的微妙变化,是强压迫,还是保持后场抢断打反击?是长传为主,还是地面为主?是左路主攻,还是右路?他们自己都会有一个谱。我那支尤文所有人发生了强烈的化学反应,第一年意甲不败夺冠,第3年102分五大联赛纪录,尽管现在的尤文也很出色,但没法再破我那时的几个纪录。

  ◆足球到底是艺术还是科学?

  是两者的结合。你必须保证科学手段的运用,主要是在医疗康复和球员个体的各种数值方面。同时足球也不是靠科学能够计算出来的,因为里面有人的灵活性在起作用,有天赋才华的决定性,有战术组织的严密性和高超性。这都是活的,不可预测的。

  ◆为什么尤文在意甲八连冠期间,无论是您执教还是阿莱格里执教都没拿到欧冠?

  这是两码事,我和阿莱格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循环,要区分对待。我接手时的尤文,连意甲的主角都不是,更何况欧战!两年的第7名连欧冠都进不了。球队能力还行,但除了皮尔洛之外,所有人都没有欧冠经验,很少见到大场面。切尔西同理,我接手的切尔西排名英超第10连欧联杯都打不了,然后我们马上赢得英超冠军重返欧冠,小组出线之后被巴萨淘汰。

  我想说明的是,我从未接手一个早已经是欧洲一线的超级球队,被大家公认为夺冠的热门。我都是在球队巨大的困境之中上任,然后马上带领球队夺冠。这就是我的尤文和阿莱格里的尤文的区别。当然,阿莱格里让尤文进步了,尤文现在的水平应该稳居世界前三或前四。

  ◆您如何评价尤文在欧冠中被阿贾克斯淘汰?

  欧冠和联赛不一样。联赛是靠稳健性捧得奖杯的,允许你出错。欧冠是靠细节决定的,取决于你在某个场次的状态,多伤一个人还是少伤一个人,运气好不好,击中立柱的球弹出了还是进网了。所以欧冠经常会有冷门,去年的罗马,今年的阿贾克斯。

  我们得清楚,阿贾克斯不是最强的球队,很多球队比他们厉害,但就在今年几场淘汰赛之中,阿贾克斯提供了最有效的14个球员。无球和有球状态下都愿意跑动牺牲,愿意在前场布防而不是退守到门将左右才拦截,最有激情和拼搏精神,这些方面都比皇马和尤文出色。

  英超球队在今年欧战的出色也肯定不是偶然,他们正在融合新的足球文化和强大的财力保障,很多外籍教练和球员已经改变了英格兰联赛的传统思维,开始更注重技巧,注重团队战术。

  ◆2014年您为什么突然决定离开尤文?

  那三年我已经掏空了自己的全部,尤文取得的成果已是极限,最大化的收获了。我的身心产生了疲惫感。此外,我始终认为,再和谐的家庭内部也会发生争吵。不过归根结底,是我亏欠阿涅利的,我至今记得对他的承诺,‘需要时间,但目标是重返世界巅峰。’这一点我没能做到,我食言了。

  ◆有一天您愿意重返尤文兑现曾经的诺言吗?

  这种事要双方都乐意才行,就像结婚的男女双方。我觉得尤文已经开启了一条发展之路,他们也对阿莱格里的工作感到满意,阿莱格里也干得确实很好。但明天的事,谁也说不准。

  ◆一家想邀请您的俱乐部,得给您拿出什么方案才能打动您?

  在国外的工作经验让我变得更完善更强大,我建议所有的意大利同行都出国走一走,会让你学到很多。现在如果有球队想签我,就应该提前认识到,我的足球想法和我的工作模式是有效的,我对一个球队能够产生决定作用。

  我可不是那种平衡器,只负责管理手头有的球员不出乱子就行,我从不认为一个教练不去损伤球队就是成功(安切洛蒂的名言)。如果俱乐部那样想的话,千万别来找我,否则就是对我的羞辱。我就是要强力介入一个球队,在其中体现自己的价值,我对自己对球员都很苛刻。

  还有我的终极要求是赢球,我存在的目的和价值就是赢球,要通过周而复始的、大量的工作去实现,通过整齐划一的团队实现,只有我们的概念,没有我的概念。

  ◆您的这个要求对米兰和国米也都生效吗?

  对所有想要邀请我的球队都生效。我必须能够感受到能击败任何球队,必须有这样的先决条件,让我觉得赢球是可能的。如果没有这样的俱乐部来找我,那没问题,我继续赋闲,我宁可休息也不当过渡兵!

  ◆罗马球迷都在梦想,让托蒂当主席,让您当教练,这只是个梦吗?

  我在执教意大利国家队的两年期间经常去罗马,每一次去,对那里的爱就加深一分。那是一个狂热的球迷群体,用独特的方式来看待足球,经常超出理性范围,甚至比生活更重要。这个环境我很欣赏,能够感染和吸引外界人士。然而,如今的罗马不具备我刚才说的那些条件,不过我相信,迟早有那么一天我会去执教罗马。

  ◆哪些球队和球员让您深深地爱上了?

  我心中最爱的球队是1982年世界杯夺冠的意大利队。不仅是我,也改变了很多意大利人。那支意大利能够战胜阿根廷、巴西,让我懂得足球界没有什么不可能。这也就是我后来个人哲学的生成,只要你有足够的想法,绝对相信你的工作,总会有回报。最爱的球员也是那支意大利的代表型球员、全能中场塔尔德利,他也是我踢球时的偶像和范本,用心在抗争,但也很用脑,插上时机把握很棒。